您现在的位置: www.3609.com > www.66458.com > > 艺术品市场观察:千年汝瓷成新宠

艺术品市场观察:千年汝瓷成新宠

编辑: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8-02-21 18:00:34阅读次数: 83086

艺术品市场观察:千年汝瓷成新宠

反正练的再厉害,我也不是江湖人,这可是死老头自己亲口告戒我的,说什么一入江湖,便永远摆脱不了,还说什么,人在江湖飘,难免要挨刀,今天轮到你啊,明天轮到你呀一一咳咳,说顺口了,把喝酒划拳的酒令给套到死老头身上了。说也奇怪,我心里刚刚把这个问题放下,突然就觉得一道非常舒服的凉气突然从我的头顶刷的一下冲到了脚底,爽的我差点叫出声,心头猛的泛起一道明悟。世上本无事,庸人多自扰。只有放下心头执念,才能看清楚一切。

艺术品市场观察:千年汝瓷成新宠

汝窑瓷器,其釉色,青如明镜,绝美脱俗,与传说中绝世的柴瓷,同享“雨过天晴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的盛誉。2012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进入寒冬,古瓷器板块亦未能独善其身。然而,在2012香港苏富比拍卖行春拍中,一件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吸引了全世界藏家的目光,8位竞标者相持15分钟,拍卖由第一口价4000万港元开始,经过34次叫价后,最终以亿港元天价成交,并刷新宋瓷世界拍卖纪录。说起汝窑在当代的拍卖,最早可以追溯到20多年前。

1992年香港著名收藏家区百龄在纽约佳士得拍场上勇挫群雄,以154万美元的高价成功竞得一件直径为厘米的汝窑小洗,创造了当年中国瓷器在世界范围内的最高价。为何汝瓷能在古瓷收藏中一枝独秀?这大概要从汝瓷的历史说起。“纵有家产万贯,不如汝窑一片”北宋时期,皇家窑场制瓷师傅无意间烧制一只青器,瓷器表面开裂,胚体不裂,宋徽宗看到后特别惊讶,命令制瓷师傅继续做出同样的瓷器,为追求汝窑器,制瓷师傅人数最高峰时达到2600人。后世历朝文献中,常有“汝窑为魁”、“汝窑为冠”、“宋时窑器以汝州为第一”、“遂命汝州造青色,冠绝邓、耀二州者”等。据说,汝窑瓷器工艺考究,以玛瑙入釉。

色泽独特,随光变幻,妙不可言。

其釉色,青如明镜,绝美脱俗,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妙,仿佛说出来就沾惹了尘世俗气。

与传说中绝世的柴瓷,同享“雨过天晴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的盛誉。

另外,汝瓷注重釉色的典雅,开片唯美,不讲究刻划装饰,个别器物仅仅装饰一道或几道弦纹。

造型大多模仿古代青铜的样式烧造,古朴而端重,颜色纯而不腻,淡而不寡。

汝窑反映了中国文人温文尔雅、阴阳调和的美学追求。

然而,因为汝瓷烧造在北宋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后经历战乱、动荡、匠人和技艺的流失,至南宋时,周辉所著《清波杂志》中有“汝窑宫中禁烧,内有玛瑙末为釉,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近尤难得。

”而千年后的今天,汝窑更显稀而贵,真品难得一见,可查证的不超过79件,迄今为止,历代墓葬中未见出土一件汝官窑瓷,窑址出土的几乎都是残件。

汝州民间“纵有家产万贯,不如汝窑一件”的口碑也在收藏界中广为流传,足见汝窑瓷器之珍贵。

而今,也只有在全球顶级的博物馆中才可见汝窑作品。

著名国画大师李苦禅曾说,“天下博物馆无汝者,难称得尽善美也。

”追寻失传技艺的破解之路汝瓷始于宋,也毁于宋。

北宋末年,金兵入侵,宋室南迁,由于长期兵灾战祸,前后20年间,汝窑尽废,汝瓷尽毁,技艺失传几近千年。

中国从明宣德年间就开始仿制汝窑,到清雍、乾时期达到高峰,数量虽大,质量也不错,但却从未有仿到九成像者。

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原会长冯先铭说,汝窑釉色最难仿,比定、钧等窑难度大得多,因此传世制品根本无乱真之作。

近代开始,汝窑成为大量陶瓷艺术家的终极追求,真正对汝窑瓷器进行全方位仿制,但大多数仿品依然很难乱真,无论是在造型、釉质还是制作工艺方面都仍存在很多缺憾,但制瓷艺经过几代人的不断探索和资金的持续不断的投入,当代的汝窑作品已有可以达到北宋汝窑标准,甚至对北宋汝窑完成了超越。

制瓷艺人徐瑞鸿是其中佼佼者,二十多年来,专攻于对汝官窑烧造技术的研究。

陶人徐瑞鸿的天青汝瓷之梦台湾陶艺家徐瑞鸿习惯把自己称为陶人,这辈子他只爱做陶一件事。

从十四岁起接触陶艺,后进入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美术系学习,师从前台北故宫博物院研究员、知名古陶瓷学者刘良佑教授与“台湾现代陶艺之父”林藵家教授,对古陶瓷文化与现代陶艺的发展脉络以及釉药配方、烧制技术等方面的知识累积打下扎实基础。

而无论是在做现代设计,或是传统器型,在他心里,始终萦绕一个梦境。

这个梦要回溯到他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他隔着玻璃,初次看见宋代青瓷,“看到那件南宋汝官窑粉青笔筒,器物的造型与釉色、与世无争的宁静和单纯的美感一下子打动了我。

”时过境迁,唯有那份美丽历历在目,心头的震撼历久弥新。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有所感,有所爱,热爱造就了与青瓷间的难舍情缘,这个汝瓷之梦成为了他一生的追求。

台湾有着良好的陶艺创作氛围,但陶土、釉药等原料都需依靠进口,为创作带来局限性,不少想法无法自由施展。

为此,2000年,他放下台北的生活,只身来到景德镇,展开一场寻梦之旅。

徐瑞鸿在景德镇创立了三陶轩陶艺工作室,专攻当代原创汝官窑。

“雨过天青云破处,者般颜色做将来”,徐瑞鸿作品不断地重现失传千年的汝窑那抹天青,以铁元素发色,结合气泡加上光线的折射,辅以某些微量元素的帮助,在釉色表现上是类玉似冰、雨过天青或千峰翠色。

这种发色,在几千年华夏历史文明发展进程中,早已脱离色彩学上的界定,演进为人们意念、情感上的深层次需求。

徐瑞鸿的作品,体现了对创作的不断摸索和执着,也可看到陶艺家个人品格、美学修为的体现。

经过二十年的不懈投入和探索,终于让失传千年的汝官窑技术得以重现。

其作品,也以优雅、宁静、大气、精致著称,凝结着陶人徐瑞鸿的梦的色彩。

谈及汝瓷今后的发展,徐瑞鸿的观点是,“当下的景德镇,经历了一段没落,到处都是青花、釉下彩,釉下彩、青花,一些画家指挥着一群陶工在周而复始的在同一领域进行创作,这也是中国当下陶艺届的一个缩影,很多传统珍贵的技艺遗产正在失传。

”徐瑞鸿还表示,希望招收热爱陶艺的入室弟子,将其艺术思想和技艺理念传授于有投身陶瓷艺术创作志向的青年。

(本文原载于《中国新闻周刊》)。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鼻咽癌最好的医院专家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无需注册即可评论,但评论需要通过我们的审核,请不要发广告,暴力,影响社会秩序等内容。